新闻中心

靠谱的聊城婚后外遇侦查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小区大事》 20160729 被信任背叛之后

时间:2024-03-10   访问量:3064

我寻夫妻结婚三十年,突然要离婚,合同过了以后,分手各顾各的,你想走咱们心平气和的嗯把手续办了一笔,对不上的账目,暴露出两人的矛盾根源,不要说他特别看重钱,他会不承认吗?

还是一样,外向破裂的关系?失信的婚姻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相口就是骂几次我就会打。

就像问问被信任背叛之后,小区大事即将播出。

在二零一五年的冬天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石家庄市广电调委会的调解员周文龙正准备下班,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爸爸妈妈嘿你好哦哦,你好,你好啊,你说呃夫妻矛盾呢,原来打电话的是家住桥西区的王红。

他告诉周文龙,他必须要和丈夫离婚,什么事情或有什么事了以后,从来都没有给我问过,没有说就问问问我什情况,就是张张口就骂骂,举手就打打,我们俩很少沟通。

王红跟周文龙讲,虽然在前几个月,当地媒体也给他们调解过,但是没多久,他们夫妻两人的矛盾又再次升级。

跟王红通完电话,周文龙上网找到了当时媒体所拍摄的视频先了解一下情况,别吵别吵。

对了,转边上意看,收到了,收到条不是不能说,哎哎哎哎,终于找到啊,没走高良良,你这么说嘛,怎么说什么事儿,能不能这咱怎么说呀?

看到当地媒体拍摄的视频内容后,周文龙很是震惊。

在那么多人面前,王红的丈夫都能对他拳脚相加。可见这夫妻俩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第二天一早,周文龙就叫上心理咨询师刘佳宇一起去找王红,了解情况,一个不信任,我完了以后举手就打我什么事情,会有什么事了以后从来都没有过问过我从来没有把媳妇当做,家里人必须痛苦给我分开。

好,如果大家分开了以后,会相安无事。而王红的丈夫刘明面对调解员时,也表达了对妻子的强烈不满。

你当时徐主人,这老老人,你的生活上面,你得照顾这样的,他做不到,你对家庭一点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妻子提出离婚,刘敏也不反对他说,妻子现在跟他不依不饶,是家庭财产分割的问题。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法律运行,我可以满意,但超不出论犯。

王红说,她跟丈夫已经结婚三十年了,这个家理所当然应当有她的一半。

可是现在丈夫的态度是想让她净身出户,她又如何能同意呢?

我婆婆就说了,这个家,就是我你所挣的,你说所挣的钱都是我都应该属于我。

另有一份我很委屈,我很委屈,王红和刘明都已年过五十,结婚三十多年了,两个女儿也已经长大成人眼看着夫妻俩可以过上少年夫妻老来伴的闲适生活,可是怎么就闹到了非离婚不可的地步呢?

调解员经走访了解到,现在夫妻双方僵持的焦点就是家庭财产分割。

我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工资奖金生产经营的收益等等。

归夫妻共同所有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置权。

王红的丈夫不懂法律吗?他怎么就能理直气壮的一分钱都不给妻子呢?

我们小区大事的微信号,现在已经推出了,您可以扫描屏二维码添加关注,就可以参与我们节目的互动,提出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看看王红和刘明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王红告诉调解员,他们夫妻俩有十四间小客房往外出租,还有一间小超市,可是丈夫刘明却告诉他这些都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现在你们所有的这些房产啊地基啊,这个名字写的是谁的名写的?

我父亲的名刘明解释说,不是他不愿意分给妻子财产,而是家里的房产都在自己父亲的名下,他们夫妻俩又压根儿没存下钱来。

所以家庭财产无从分配房租。我现在是我那什么,我我我手了,就是负责这个家庭一体开销。

刘明说,家里二零零六年盖起了这十四间出租房,而他是从二零零九年才开始收这十四间房的租金。

现在每间房的租金是三四百元,虽然一个月有五千左右的租房收入,但是全家人的花销都要从这笔钱里支出,根本剩不下来什么。

而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三年间,这十四间房的房租都是妻子拿着的妻子还从二零零一年开始,经营着家里的小超市房租加超市的收入,应付家里的开销肯定是绰绰有余。

可让刘明没想到的是,这在二零零九年孩子上大学需要交学费的时候,妻子却拿不出学费。

这让刘明觉得十分意外,我说这个钱就就就就我怎么都会这么紧张。

我那个那什么这心里有点嘀咕,说这个车肯定没不对。

王红解释说,头些年,孩子还未成年,家里的开销很大,手里的这点收入,连日常开销都不够生活所迫。

他连自己父亲的退休工资都用上了。我爸爸有两个工资卡,有一个工资卡不多一个月,他那里边就七八百块钱在我这放了好几年,放我这儿的时候,我弟弟和我弟媳妇,还有我姐姐的意思就是让我给我爸爸攒的,结果我没有钱,我全部都给花了。

刘明并不相信妻子的话,他觉得他之前特别信任妻子,所以结婚以来都是妻子管家,他从来不过问家里的经济情况,可是孩子上学是大事,妻子怎么连学费都拿不出来,这让刘明的心里不得不心存疑惑,因为当时干孩子那嘛,因为孩子有时候给他要钱,要不出来,老跟我要钱,我没有没有任何释放钱,钱到底去了,哪里真的都被花掉了吗?

还是妻子有所隐瞒呢?夫妻之间有了一次激烈的争执,而刘明一气之下对妻子动起手来,就我媳妇带着我把我的胳膊呢这一块一下给卡紫了。

那个时候我是这个体会懂我的说,刘明觉得那个曾经相夫教子,孝敬老人的好妻子,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陌生。

但是刚嫁回来时候,人家那什么她还是那什么比较听话的人,我也可满意的。

要不我有什么事不跟你小子商量,我都给他,那俩人都叫来住了。在刘明看来,妻子王红的变化都是从张罗着扩建房子开小超市开始的。

原来王红工作的工厂,二零零零年左右破产了,即将失去工作的王红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买断工龄,改建老宅划,分出一间门面房,来自己开个小超市,不要和我买张门帘,我感觉我凭我的能力,我要是没有工作了,我自己养活我自己,那是没有问题。

你看当时单位可能给单位给那什么给他给人补贴,给他两万块钱,那两万块钱儿,王红经营的小超市,随着当地外来人口的增加,生意越来越好。

而这时,村里很多人开始在自家的平房顶上加盖楼层用来出租。

王红也认为,这是个一本万利的赚钱门路,可是盖楼需要花不少钱。

当时家里根本没有什么积蓄,就我这种人性格我和别人的样,我既然我有这个主意,我想做这件事情,我会创造一切条件,我把这些事情做到重要。

王红是一个认定了就要去做的人。虽然资金的问题并没有着落,但是他还是毅然决然请来了工人开工。

本想着先跟亲戚朋友借点钱,房子盖起来之后收了房租再去还债,可让王红没有想到的是,根本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们改了改了,有麻辣烫来的。

你到时候改啊,后来呢我跟人谁借也借不出出来,跟他家的亲戚张了一下口,我说借给我几千块钱,他们都拒绝了。

我不知道是他不信任我呀,还是不信任这个家庭四处举债无门,房子加盖工程又已经开始无法中断,迫于无奈。

王红的婆婆段大娘只能把单位分给她的福利房卖掉,用卖房钱来盖房,当时卖房当中这个什么好的一切手续都是由我爱人跑的,都是他都是他这里多剩了三千块钱。

当时这个家一直由王红当家做主,在卖房的时候,自然就由王红来处理所有卖房手续以及卖房所得的款项。

王红告诉丈夫和婆婆婆婆的房子挂牌价自然是十九万元,但是扣除税和其他的一些费用,实际到手是十五万元,而除去盖房钱就只剩下三千元了。

可是刘明粗略算了下,加盖面积和应付款项,居然发现了问题。

我们那时候是三百六包工包料,因为他实际盖的那个那个那个跟那个盖的面积跟他跟他付款。

因为因为有些差距,所以引起我的那个刘明说,当时加盖房屋是包工包料的,按每平方米三百六十元计算,十五万元,能盖出近四百二十平方米的面积来,可是看着盖好的房屋怎么算都达不到四百二十平方米,所以咱没上给我剩两三千,看着母亲银行卡,剩余的三千元钱。

刘明满腹疑问,对王红的不信任感也与日俱增,不信任。

我完了以后急手就打我这个这个这个他财务上面事,他也他理不清,他产生了怀疑,在产看来都有哪些账,我不清楚。

你这个是我才把钱看着了两个人,因为钱产生的矛盾越来越多。

刘明也由撒手掌柜逐渐开始过问家里的经济状况。二零零九年时,刘明决定不让妻子再管他十四间出租屋,把房租收到自己手里。

到二零一三年的时候,他把超市的账本也收了过来,而王红再也无法忍受丈夫对他的不信任,到法院起诉离婚。

我的一切心血,我除了孩子,就是他就是这个家不能过了以后分手各过各的,不要有任何的瓜葛了。

在这次离婚诉讼中,卖房款的事情,又成了夫妻之间争执的焦点。

法院呢,那什么从那个那个调出来了,他那个那什么盖房当中,那个已经把他那什么那个提前预出两万多块钱买的那什么买的是养老保险真相大白。

经过法院调查,王红的确在没有告知丈夫的情况下,从当初的卖房款中支出了两万元,给自己买了一份养老保险,法院的调查结果也彻底摧毁了刘明对妻子的信任。

我自己认为,从一一三年的那什么那次打官司,那会我才怀疑到他有有了外情,我说给他了,但是他信不信,我不知道一笔对不上钱数的卖房款给夫妻俩二十多年的信任埋下了阴影,也让丈夫刘明如梗在喉,彼此之间开始猜忌,也开始互相攻击,才有了刘明的家暴和王红。

最后诉诸法院要求离婚。在这次离婚诉讼中,法官认为他们夫妻俩的婚姻并没有走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判决不准离婚。

可是夫妻俩的内心已经有了缝隙,两个人还能在一起继续生活吗?

我们小区大事的微信公众号现在已经推出,您可以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添加关注,就可以参与我们节目的互动,提出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接下来让我们继续关注王红和刘明的故事,究竟为什么王红不能跟丈夫说明他拿钱给自己买养老保险的事情呢?

难道他真的有了丈夫所说的外心吗?敏感猜疑,一只金手镯成为家暴的导火索。

我没有明天就买。就是我说你醒了个逃离,躲避妻子的出走,让这个家庭危机重重,把这个门开开,我才发现不让时间来证明,随时可能坍塌的婚姻调解员还能否重建信任,被信任背叛之后,小区大事正在播出。

王红说,买养老保险纯粹就是给自己买一个未来的保障,她没有工作,也没有退休金,家里的房产都在公公名下,自己为之付出了二十多年的家,也没有什么存款,这让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可是丈夫刘明在平时生活中也从来没有替他打算过什么,她只能自己替自己考虑未来。

我进他的家。这后五五六年不说这二十五年,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说为我想到什么这一份迟来的解释并没有重新唤起刘明对妻子的信任,两个人之间的沟通反而越来越少,而猜忌变得越来越多。

刘明总觉得妻子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里了。年底过年的时候,我说你喜欢为我买了一样东说的,我都这个金手镯,当时的黄金价是四百多,那个花了不到九千块钱,我一看要不是那个难受,说你干嘛?

你给我买这么贵的酒说,谢谢。我知道你永远也舍不得给你自己买一个。

不知道我是我活了五十岁了,我从来没有给自己买过一样首饰我老公也没有给我摆过,你也不知道我有多感动,弟媳妇给自己买了一只金手镯。

这让王红十分感动。但当刘明看到妻子佩戴着如此昂贵的首饰,他不禁开始满腹猜疑他疑心,这是别的男人送的礼物,打起来了,咱都拉他呗,是吧?

叫他离开,不让还往前过去的,都要打死,我都要打死我。我一赌气把上家人那个电话你摔了,豆腐打起来了,他报了警了,每次争吵换来的都是丈夫的拳脚相加,这让王红实在难以忍受。

二零一四年,她决定安米这个家到外头租房子住,可是家里的小超市,他还要继续经营。

所以王红每天白天回到家里的超市看店,晚上再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

王红的做法就让丈夫对她愈发怀疑。他有一个男的,他们家那个商店呢,就是到锁了门,晚上十一点半了,影响到那什么影响,我们休息呢?

就是说那个拎了菜刀,那天我就在这在这儿,我在柜台里边坐着,我们还在在柜台外边站,那朋友在就坐着这个凳子,在在那坐着,把这个门开开,我才发现在一个男孩的那里边儿,不是不知道那什么上,那是说什么事了,我把那男的给撵出去了。

王红说,这个男人只是她的一个朋友,当时找他商量点事情,可是丈夫居然拿着菜刀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自己的朋友从店里一直撵到了大街上,这让她奄奄尽失。

当时她非常气愤,一摔门就走了,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丈夫却四处散布谣言,说她跟那个男人跑了,他给人说什么呀?

我第二天就跟人家走了,他要确实他要没有这些事儿,人们也不会怎么样。

因为路是人自己走的。你你现在你把名声已经走到这个程度,所以说这不能怪,别不能怪,那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自己。

当时我让我们孩子给作证,我们孩子就说,如果我妈妈是那样的人,我绝对不会替我妈妈说话,两人的不信任日益加剧,误会也越来越多。

这样见面旧吵的关系已经让王红心里交瘁,他不想再做任何解释,只希望以离婚来结束彼此的痛苦折磨。

我说我不用去解释,去我用时间来证明我是什么样的人,从挪用卖房款,给自己买养老保险开始,王红就在丈夫刘明的心里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

加上后来王红拿不出钱给孩子交学费,却佩戴着昂贵的金手镯,这让刘明不得不怀疑妻子是不是把家庭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私藏了起来,或者妻子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由于刘明对王红的不信任这个家庭中,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刘明竖起自己的防备之心。

家暴只是这个丈夫强势的表象。而在他的内心是无法把控妻子的那份脆弱。

在小区大师的公众号推出后,我们会在每一期节目设定几个讨论话题,您只要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添加关注,就可以用视频或者文字的形式参与我们的话题讨论。

您说的好的,说的有趣的,说的在理的都可能被我们栏目直接采用在电视上播出。

今天我们这期节目的讨论主题就是私房钱。好嘞好嘞,谢谢呀呀,私房钱应该是属于我们个人隐私的一部分,夫妻双方都应该彼此的尊重和理解,都有私房钱。

但是呢我们是互不该选。如果这个没有私房钱的话呢,呃当发生一些特殊的情况,或者又不愿意让自己的伴侣和家人知道的时候就比较麻烦,有点也允许你不能把老公弄的太苛刻了。

他在外边有些应酬的嘛哈就感觉挺尴尬的,你越管的越紧,那私房钱肯定越多,那自管反而更好放的特别松。

他他自己特别自由,在履履行完对家庭的一些支配啊,开销啊的义务以后呢,你完全有权利去支配自己其他的收入。

如果非得说男人必须要有私房钱的话,嗯,我建议是那种协议性的私房钱。

也就是说,比如说每个月我的身上必须要两千块钱,或者是五千块钱。夫妻之间知道这么一回事情,如在我们回老家吧,嗯,感觉没哥生活活有点儿。

呃,这得困难的时候,他呢说是给他说自实,我心里都很,但是我从来不说对婆婆好,对他的家也好,老公变得高兴。

对不对?论坛上去讨论怎么藏才能不被发现,被发现了以后,怎么才能让老婆或者说老公不会那么生气。

这个问题上大家还是先回溯的,去考虑一下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的相处之道,网友们的回答真是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方法。

看来这私房钱啊从古到今都是一个被广泛热议的话题。那么私房钱究竟会不会引发夫妻间的信任危机呢?

究竟王红和刘明之间信任感的缺失,是因为王红的隐瞒和私藏吗?

今天我们现场连线了参与此次调解的心理咨询师刘佳宇,看看他对这些问题是怎么看的。

那如果说自己悄悄的去做一件事情,而恐怕对方知道还不想让对方知道有意识的这样的一个隐瞒。

这样的一个心理呢会让对方嗯产生一种也是不是我不被重视呢?

是不是嗯你有其他的心思啊,是不是你想做其他的事情啊,等等,他会联想很多的东西,事实上他不一定呃就是留钱,这个人呢不一定想那么多。

但是呢当对方知道的时候,对方可能会延伸出很多的联想。

其实我们经常的开一些家庭会议,大家很清晰的知道自己的角色处在什么样位置上,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种呃家庭生活的方式。

嗯,我个人呢还觉得在这个家庭的财产方面呢,其实也需要有这样的一个比较呃清晰的呃分工和管管理。

现在王红和刘明之间的不信任感似乎已经很深了。因为不信任刘明,甚至对王红会经常动手。

那刘老师,您当时也在现场看到这个情况,您觉得怎样才能让已经分居两年的夫妻重新建立信任呢?

呃信任他说起来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做到他呢呃需要我们自身的一个安全感。

呃,信任建立在安全感的基础上,当一个人觉得足够安全的时候,他就会完全的信任。

对方如何让我们家庭当中建立起信任感来,我倒觉得不是对方要做什么,而是要做我们自己的这种心灵成长。

当我们的内心足够强大的时候,当我们对自己足够信任的时候,当我们内心深处呃足够的能够相信自己,我可以和对方生活同时离开对方,我依然可以自己独立信任的时候,我们对对方的这种信任才可能真正的产生好。

刘老师分析的特别在理,不知道在调解现场,王红和刘明能不能听从调解员的劝导。

冰释前嫌呢通过前妻对这个家庭的了解,刘佳宇和周文龙都认为王红的感情并不像丈夫刘明怀疑的那样,已经另有所属。

王红之所以坚决要离婚,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获取这个家庭的信任。

而他曾经掌管这个家庭有二十五年之久到现在,他不但没有了往日的经济大权,甚至连话语权也失去了这样使他的心理产生了极度的不平衡,自己都感觉自己是个多余。

我没这些权利以后,就所谓的我没这个地位了。就咱们退一步讲,我的架子在家里已经支不起来了,我没法在这个家里生存了。

在心理咨询师刘佳宇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唤醒他们夫妻间的感情,只有感情在了,其他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怎么样让他能够回归家庭呢?就是我一直在唤醒他一件事情,在没有闹矛盾。

以前夫妻俩是如何信任的这也就是说我透过心理学的其实是一个根预。

我在唤醒他们曾经的信任和曾经的这份情感,当他们这份信任和情感唤醒了之后,他们就放下这些事情,然后回到那种情感的状态里边,把对方当做家庭当中的一员。

同时,刘佳宇提醒王红夫妻的关系,对孩子来说就是一面镜感和睦的夫妻关系会给孩子带来幸福感和榜样的作用。

我给这个妻子沟通的时候,我就问他一件事情。我说你希望不希望你的女儿幸福,因为他是两个女儿,我们一定要找到他的痛点和他最害怕和担心的那一点,把这一点呢我们给他转向安全和爱。

我说你们已经分开了,并不代表你们永久的分开。如果你们经过这样的一个矛盾,然后你们有重新和和好你的两个女儿就看到了什么夫妻之间有矛盾,但可以调和刘佳宇的一席话,让王红陷入了思索中。

可是她认为丈夫刘明已经把他排斥在外了,即便他想回归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于是调解员们又来到了刘明家,想跟刘明好好谈一谈。刘明告诉调解员,妻子偷偷支取了两万元钱去买养老保险,是他的所作所为,先,背叛了这个家庭的信任,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

调解员说,他的妻子在卖房款上对其进行隐瞒,这种做法肯定是欠妥的。

但是王红当时因为没有了工作,失去了生活的来源,这让他无形之中产生了一种不安全感。

其实作为丈夫,刘明也应该早替妻子做,打算给妻子更多的宽慰和保障。

如果刘明做的足够好,大概王红也不会这样偷偷摸摸去买养老保险了,他们这个也没有到不可挽救的地步。

只要把架子放下这事事就有调和的可能。刘明听了周文龙的一席席话,他也承认,他平对妻子的关心不够够。

刘明坚持认为是妻子王王先对自己己所隐瞒,瞒才会他不信任妻子的。

对于妻子那个来路不明的金手镯,他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因为我没有买给这个东西,我没有每个人买过。

因为他说是他弟弟给他买的。这是我说你醒了个给我买的,我弟弟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呢,唯一哭的时候,就这个时候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

周文龙告诉刘明,王红,如今已年过半百,希望有一件属于自己的心事很正常。

作为丈夫应该去理解自己的妻子反思问题的所在,而不是一味的去怀疑和指责。

十一点多,他们还在超市聊天,我怀疑或者怎么着拿着刀,我很生气。

但是咱们想,如果他真正的要有什么问题,他会在这个环境吗?但是他是冲动的情况下的一种想象。

可以说呢,他们这个问题我感觉根源在于沟通的方式上和技巧调解员耐心的分析,让刘明有些豁然开朗。

三十年的夫妻感情,也让刘明在做,最后决定时还是动摇了,有希望就不能放弃。

两位调解员又找到王红的婆婆段大娘,他们觉得段大娘的态度也很关键。

因为王红一直认为这个家就没把他当做自己人,他为这个家付出三十年,却始终一无所有。

因为涉及到就是一个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这家里的这个房子,你说有人家份呗。

有嗯,我跟你说,我说嗯都有份,我过去时候是我看到他这个样。

现在这个样,我我是说我有就说想的给他能想着给他,但是我心里一直想的是啊,咱不能说我没说出来了啊,我就是一直说说话来呗。

对,现在想明白了,现在听明白了啊,嗯都有份,不如待我好,都有份啊,我还是说啊讲的吵几天才家来是吧?

听到婆婆说,房子有自己的份儿,而且婆婆还表达了将来家里财产的处置,自己也可以参与王恐动心了。

但她还是担心刘明的家暴问题。为此,调解员决定让刘明在自己的妻子面前做一个保证,控制一点情绪,多一点微笑,少一点愤怒,有事了,就先数十个数。

为了让刘明不因一时冲动,再对王红实施家庭暴力调解员,还决定让段大娘来监督自己的儿子,并且告诉大家,即便是在家里对自己的家人实施暴力,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家庭矛盾问题。

我们在以往的节目中经常会提到家庭暴力的问题。家庭暴力之所以受到特别关注,是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而且极大危害了家庭稳定以及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在我国正式实施。

那么我们在面对家庭暴力的时候,应该怎样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呢?

我们小区大事微信公众号已经推出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添加关注,就可以参与节目的互动。

同时,您在家庭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也可以告诉我们,节目组将聘请资深的调解员来讲,为您现场解答。

现在我们现场连线王杰律师听听他的建议。本案来讲呢,一个呢他主要是对这个女主人来讲呢,是是一个身体规定。

所以我们讲他这是基本的一个呃家庭暴力一种类型。

根据我国的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这个受害人呢要及时的向人民法院提前呃,诉讼呃,提起诉讼之前呢,还有一个的规这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这个呢是新那个反暴家反家庭暴力法是一个特别的规定。

这个对受害人来讲是个非常好的一个保护的措施。如果符合条件的话,法院呢他会禁止这个施暴人停止家暴,禁止跟踪禁止尾随,甚至禁止接触,必要的时候,让这个施暴者搬离其住所。

比如说他违反了这些规定,这个按法律规定,他应该承担什么样一个责任呢?

轻者是承担行政方面法律责任。比如说罚款甚至拘留啊重者的话,他有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

在调解现场,通过调解员对法律条文的陈述,刘明对家暴也有了新的认识。

他知道了家庭暴力不是一般的家庭纠纷,而是违法,甚至可能是犯罪行为。

段大娘也表示,他以后会发挥好自己的家长权利,起到监督的作用。

此时心理咨询师刘佳宇觉得有了刘明和段大娘的表态还不够,关键是王红自己也要从心理上真正的在融入这个家庭,你既然到了这个家庭,我们说说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结婚,甚至这个男人的整个家庭的整个家族和他的家庭习惯的结果呢,然后呢他的家里有他的家里的这些方式。

但是你一进入这个家家庭之后,你要拥有这个家庭,而不是分离你。然后就是在不同的家庭,最终王红也表示认同调解员的调解暂时不离开这个家了,给丈夫也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签好调解协议之后,几年来一直吵吵闹闹的一家人,终于平心静气的坐下来,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王红是个要强的女人,可是人到中年,她却面临着生活中的种种变故,失去了工作,家里也没什么是属于她的,这让她不得不打起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做法带来的是夫妻之间信任关系的彻底坍塌。

夫妻之间一旦失去了信任,曾经最真挚的感情也会荡然无存,而不断的猜疑,则会直接酿成婚姻的悲剧。

那么我们在婚姻中如何能够通过双方的努力构建起家庭的信任感呢?

现在让我们现场连线节目中的调解员心理咨询师刘佳宇老师来一起听听他会怎么说。

我这里呢给大家说一下,在我们家庭当中,夫妻关系,它其实是有一个呃这种角色定位的。

一般情况下呢,我们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模式呢就是成人对成人的模式。

第二种形式呢是成人对孩子的模式。第三种呢就是孩子对孩子的模式。

那成人对成人的模式呢就是夫妻双方呢各自能够独立的面对所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同时呢在家庭遇到共同问题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共同的去承担各自的责任,并且共同的想办法来解决家庭当中共同遇到的问题。

那第二种呢就是成人对孩子的方式,其实成人对孩子的方式,如果彼此享受这样的一个,他们之间也可以相安无事。

但是一旦在遇到家庭当中重大问题的时候,那个曾经是孩子的那个人呢,他想扮演这种成人的角色,而他实际上不大具备这种成人处理问题的能力。

第是呢两两个人就会产生一些冲突。就犹如我们这个家庭,其实那个男性曾经扮演的是孩子,现在突然站到一个呃成人嗯的角色上来给他的妻子进行沟通的时候,很显然他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这个家庭就发生了我们的这种所谓的暴力事件。那第三种情况呢就是孩子对孩子那孩子对孩子的方式,一般的嗯人呢就是两个人都不大成熟,可能会玩的比较好。

嗯,当然了,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他们会经常的冲突啊,打架呀打完之后呢,你看他们两个人好像就没事人似的,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有的人呢一辈子打一辈子,吵一辈子还能够过下去。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呢,呃建议大家是都能够彼此成长,成为一种成人对成人的家庭。

我送给大家一句话叫做我们人生呢是在解决问题当中嗯度过,而不是在嗯处理情绪当中度过。

我们在这个嗯调节这么多家庭的时候,发现我们很多人看起来是一件事情,实际上都是在情绪当中,我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都用于处理情绪,而根本没有去关注那个事情。

本身这个事情是一个由头,或者说只是一个诱因而已。

所以他反映的还是我们嗯个人心灵成长,还有这种管理家庭嗯以及人生智慧方面的问题。

信任是需要夫妻俩共同付出努力的彼此以心换心真诚对待对方,才能保持夫妻感情的历久弥新,把一切都处理的磊落,大方猜疑也就会自然消失。

但愿王红和刘明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坦诚相待,用彼此的真心重建婚姻的信任。

这里是小徐大事,我是西琪,感谢您的收看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上一篇:《小区大事》 20151205 丈夫的心结

下一篇:《法律讲堂(文史版)》 20231225 新修订妇女权益保障法亮点解读(1)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更多服务: 聊城侦探调查 聊城婚姻侦探调查 聊城外遇侦探调查 聊城出轨侦探调查 聊城婚姻外遇侦探调查 聊城婚姻出轨侦探调查 聊城婚内出轨侦探调查 聊城婚外出轨侦探调查 聊城婚内外遇侦探调查 聊城婚前外遇侦探调查 聊城婚前出轨侦探调查 聊城婚后外遇侦探调查 聊城婚后出轨侦探调查 聊城第三者侦探调查 聊城插足者侦探调查 聊城侦探 聊城婚姻侦查机构 聊城外遇侦查机构 聊城出轨侦查机构 聊城婚姻外遇侦查机构 聊城婚姻出轨侦查机构 聊城婚内出轨侦查机构 聊城婚外出轨侦查机构 聊城婚内外遇侦查机构 聊城婚前外遇侦查机构 聊城婚前出轨侦查机构 聊城婚后外遇侦查机构 聊城婚后出轨侦查机构 聊城第三者侦查机构 聊城插足者侦查机构 聊城婚姻侦查 聊城外遇侦查 聊城出轨侦查 聊城婚姻外遇侦查 聊城婚姻出轨侦查 聊城婚内出轨侦查 聊城婚外出轨侦查 聊城婚内外遇侦查 聊城婚前外遇侦查 聊城婚前出轨侦查 聊城婚后外遇侦查 聊城婚后出轨侦查 聊城插足者侦探 聊城第三者侦探 聊城婚后出轨侦探 聊城婚后外遇侦探 聊城婚前出轨侦探 聊城婚前外遇侦探 聊城婚内外遇侦探 聊城婚外出轨侦探 聊城婚内出轨侦探 聊城婚姻出轨侦探 聊城婚姻外遇侦探 聊城出轨侦探 聊城外遇侦探 聊城调查 聊城出轨私家调查 聊城婚姻外遇私家调查 聊城婚姻出轨私家调查 聊城婚内出轨私家调查 聊城婚外出轨私家调查 聊城婚内外遇私家调查 聊城婚前外遇私家调查 聊城婚前出轨私家调查 聊城婚后外遇私家调查 聊城婚后出轨私家调查 聊城第三者私家调查 聊城插足者私家调查 聊城婚姻私人调查 聊城外遇私人调查 聊城出轨私人调查 聊城婚姻外遇私人调查 聊城婚姻出轨私人调查 聊城婚内出轨私人调查 聊城婚外出轨私人调查 聊城婚内外遇私人调查 聊城婚前外遇私人调查 聊城婚前出轨私人调查 聊城婚后外遇私人调查 聊城婚后出轨私人调查 聊城第三者私人调查 聊城插足者私人调查 聊城第三者侦查 聊城插足者侦查 聊城婚姻调查机构 聊城外遇调查机构 聊城出轨调查机构 聊城婚姻外遇调查机构 聊城婚姻出轨调查机构 聊城婚内出轨调查机构 聊城婚外出轨调查机构 聊城婚姻侦探 聊城插足者调查 聊城第三者调查 聊城婚后出轨调查 聊城婚后外遇调查 聊城婚前出轨调查 聊城婚前外遇调查 聊城婚内外遇调查 聊城婚外出轨调查 聊城婚内出轨调查 聊城婚姻出轨调查 聊城婚姻外遇调查 聊城出轨调查 聊城外遇调查 聊城婚姻调查 聊城插足者调查机构 聊城第三者调查机构 聊城婚后出轨调查机构 聊城婚后外遇调查机构 聊城婚前出轨调查机构 聊城婚前外遇调查机构 聊城婚内外遇调查机构 聊城外遇私家调查 聊城婚姻私家调查 聊城跟踪调查 聊城企业调查 聊城背景调查 聊城职业调查 聊城市场调查 聊城竞争对手调查 聊城寻人调查 聊城找人调查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